您的位置:首页 >动态 >

在线教育客户端崩溃事件频出 撑住就是“晴天”

开学的日子迟迟未定,学生宅在家已经一个月了。线下的课桌有多空,线上教育就有多火爆。

拥挤的流量使得在线课程客户端崩溃事件频出。

2月24日,由于无法承载超大流量并发访问冲击,“学习通”再次系统崩溃,相关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榜。

线上免费课程层出不穷,家长也闻风而动。多位家长和学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个被迫休假的假期,他们报了数节不同平台推出的“公益”课程。

热火朝天之下,却仍有机构“跑路”,线上教育的资金困局并未解决。

2月13日,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在给家长的公开信中表示,由于资金困难,公司已停止运营。

20日,一名因明兮大语文宣布停止运营而没有被退费的家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受到此次事件波及的大约有4000个家庭。

事实表明,在线教育远不如想象中美好,仍有不少痛点亟待解决。如何留存用户、完善盈利模式,疫情下的暴发或将加速行业洗牌。

2月20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要被当前的在线教育“火爆”表象迷惑,在线教育机构要重视在线教育的品质,利用“全民在线学习”的机会,给所有学习者更好的在线学习体验。

“否则,目前的火爆只是昙花一现。”熊丙奇表示。

免费营销大战

线上教育流量正在井喷。

数据显示,2月3日猿辅导免费直播课开课首日,同日在线上课人数超500万。

截至2月15日,作业帮的免费直播课报名人数突破2800万。仅2月2日开播当天,作业帮免费直播课的报名人数就增长了150万人。

此外,全国20多个省纷纷加入钉钉“在家上课”计划,超过两万所中小学、1200万学生通过钉钉直播的方式上课。

林森(化名)是山东省的一名高中生,从正月十六开始,便在家开始在线课堂。

“除了要听直播课,老师还推荐我们看一些平台上的免费课程。”2月24日,林森向时代周报记者说。

像林森这样在家上课的中小学生,全国有近1.8亿人。

2月24日,一位来自广州的家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个月的时间里,自己已经给孩子报了五门免费课。该家长表示,其看中的正是“免费”。

20日,民创研究院院长周荣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免费课程是在线教育平台获得客源的营销手段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新东方在线(01797.HK)、学而思网校、猿辅导、跟谁学(NYSE:GSX)等在线教育公司都祭出免费课程“杀手锏”。

熊丙奇认为,在疫情期间,销售网课的在线教育机构并不多,绝大多数实施的是免费在线教育。这是由防控疫情的现实,以及在线教育机构的“竞争”所决定的。

“现阶段主要是引流,他们希望疫情过后,目前的免费用户,能继续留下来买单。”熊丙奇坦言。

流量的井喷也激发了对大批教师的需求。

据梧桐果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在线教育行业毕业生需求量较去年同期增幅达89.17%,创近半年最高。

招聘大量人力意味着成本增加,但成本的增加却不一定能够得到相对应的客源。

在实际转化上,上述来自广州的家长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目前还在陆续体验中,还没有真正花钱报课。“一来是今年花钱会更加谨慎,二来是还有更多的免费课可以上,还能再‘蹭一蹭’,也可以比照一下再决定。”

周荣华认为,免费课程的持续时间还得取决于平台的现金流情况,短时间内烧钱可以获得顾客的视线,但长期还是取决于课程的质量。

“有一门免费课程,我打开五分钟就关了,质量实在太差了,再便宜也不会报。”上述来自广州的家长表示。

疫情加速洗牌

免费营销的背后,在线教育的竞争红海激烈。

事实上,在疫情之前,在线教育公司盈利情况就并不明朗。

像51Talk(COE.US)、流利说(NYSE:LAIX)、尚德机构(NYSE:STG)、网易有道(NYSE:DAO)等在线教育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

12月9日,51Talk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期内,51Talk实现营收4.092亿元,净亏损530万元。虽然,亏损幅度收窄,但2019年前三个季度51talk已经累计亏损1.01亿元。

其中,获客成本高企成为在线教育的致命痛点。

2月19日,一位教育机构从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如今流量导入线上,但线上也未必撑得住。同时,线上获客成本非常高,比线下高出不少。

熊丙奇举例一组新东方近日发布的数据表明,线下机构的付费用户获客成本在500-1000元,但线上机构的成本在3000元以上,线上一对一机构更高达5000-1.5万元。

另据网易科技披露的数据,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获客成本高达1000元,业内转化率在20%—30%。

熊丙奇认为,相比线下教育,在线教育有突破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优势。“但其劣势也是很明显的,个性化、交互性差,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要求高。这也是在线教育机构很难找到营利模式、获客成本高的重要原因。”

2月20日,收购了少儿编程公司妙小程的游戏公司三七互娱(002555.SZ)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用户的获客、后期转化、留存、平台技术支持等,都是当前在线教育可能存在的问题。

24日,另一位广州家长则用“大浪淘沙”形容她眼中的在线教育。

“本来我就担心孩子屏幕时间太长影响视力,线上课更会精挑细选,那些没什么含金量的,肯定会被淘汰。”

竞争极其激烈的情况下,在线教育机构需要保障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才能不被行业洗牌出局。

2月13日,在线教育品牌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在家长群中发出停止运营的公开信。

公开信中,王嘉树坦言由于明兮大语文发展“冒进”,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出现融资节奏的误判,近期未能引入新的注资方,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了巨大缺口。

上述受到波及的家长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嘉树表示无法退费,然后直接强制大家转换其他机构与语文无关的课程。”

明兮大语文的困境只是一个缩影,疫情或将加速资金紧张的平台被淘汰。

2月20日,精锐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熙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一年内,至少60%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因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纯靠投资,存在泡沫。

在周荣华看来,随着线上用户的增加,关注度上升,优胜劣汰的局势也更为显著,龙头具有优质的产品,能进一步积聚客源,且线上边际成本低,这些都将加速业内洗牌。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 深冷股份遭问询
外卖平台开始卖书!你要来点“精神食粮...
注意!四川德阳一工地挖出明代青花碗和...
宜家旅行杯致癌 网友:买来刷牙的我 ...
世上只有妈妈好?王思聪妈妈帮还债:出...
爱立信被罚74亿元:在多国存在行贿行为...